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大侠与大夫
大侠与大夫
“ 王先生劳您大驾来此一趟,黄某不胜感激!”黄玉章双手抱拳对着一个身材精瘦的长脸中年人施礼道
  “黄大侠不必客气!学生应当的!应当的!”长脸中年人拱手还礼。
  黄玉章和气说道:“贱内近来茶饭不思,身子乏力,久闻先生大名,不揣冒昧特请先生来替贱内诊诊脉。”
  长脸中年人躬身施了一礼,说道:“学生医术浅薄,蒙黄大侠厚爱,在下定当尽力。”接着又问道:“敢问黄大侠,尊夫人现下是否方便?若方便学生即刻为尊夫人请脉。”
  黄玉章也起身还礼,忙说:“多谢先生!先生随我来。”说完便领着长脸中年人去往后屋。
  黄玉章年纪已有四十五,但膝下并无子嗣,头任夫人常氏与他结发十载,却未得一子,他一气之下将其一掌拍死,对外只说病死的,常氏死后一年他便续娶了现在的夫人,如今也已过了三年,而夫人肚子仍无半点动静。近来,新娶的夫人张氏常说身子乏累,黄玉章听闻城中有位王郎中医术不错,特派人将其请入府内替夫人诊脉,一来是看看夫人身体是否无恙,二来也想看看这新娶的夫人到底能不能生养。

  王郎中来到张氏房中,房内暗香扑鼻,摆设奢华之极,贵重之物随处可见,这让他心中咂舌!又走了一会儿,只见前面有一黄花梨的八步大床,因床幔放下并不见床上之人面貌。
  黄玉章对着床上之人开口说道:“夫人,王先生来为你诊脉了。”
  床内传来娇柔软语,说道:“有劳先生!”说着床幔里便伸出一只白皙藕臂。
  “应当的”说完王郎中便坐在下人们早已备好的木凳上,他看了看眼前玉臂,心中不免暗赞,手臂娇弱似无骨,洁白如美玉,细看时可见隐隐青筋,肌肤触之滑嫩更胜幼童,不愧是大户人家养尊处优的夫人!
  王郎中轻咳一声稳了稳心神,随后伸手搭脉,一刻钟后才恋恋不舍将手抽回,起身对黄玉章施了一礼,说道:“学生已知。”
  黄玉章带着王郎中向屋外走了几步,随后轻声问道:“先生,贱内之症可有大碍?”
  王郎中淡淡一笑,说道:“黄夫人之症并无大碍,不过是风寒引起的气虚阻滞,待学生开个方子,吃上几天便可痊愈。”
  黄玉章又问道:“并无其他吗?”
  王郎中以为黄老爷只是关心夫人,又笑了笑说:“若黄大侠不放心,学生每日来替夫人请一次脉,七日之后保管痊愈。”
  黄玉章还想再问却不好开口,只得抱拳说道:“多谢先生!”
  第二日傍晚王郎中再来诊脉,黄老爷在旁作陪,这时家奴禀报,说是东城汤大人来拜见老爷,黄玉章与他客套了几句便去见客。诊脉完毕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黄夫人玉臂抽回时竟将床幔带起一角,王郎中从而窥见黄夫人真容,这可把这位行医二十载的王大夫给惊掉了下巴!他平身所见女子倒也不少,只是从未见过如此妩媚动人之姿,不觉看楞在那里。
  “先生,先生,先生!”一阵莺啼细语从床幔里传来。
  王郎中回过神来,忙问:“夫人何事吩咐学生?”
  只听幔中少妇轻声细语说道:“服了先生开的药身子已清快多了,真是多谢先生!”接着又听夫人说道:“只是…只是我家老爷在外辛苦,每每回家还要替我烦心,实在不忍,不如先生明日上午再来诊脉,那时我老爷并不在家,也可不必烦他,不知可否?”

  王郎中听闻心中一动,忙说:“好,学生明日巳时便来替夫人请脉!”
  这王大夫回家后乱吃了几口晚饭便上床休息,在床上辗转反侧不得入眠,每每想起黄夫人音容便身下翘立,他摇醒一旁的婆娘泄火;王郎中的婆娘也感惊讶,自己丈夫平日里虽也是个能征惯战的,但却不似今日这般神武,要了三次还嫌不够,翻来覆去弄个没完,直到自己喊叫求饶才肯罢手!他二人闹到了后半夜方才睡去。第二日,王郎中被日光照面而惊醒,他急忙起身,心中暗骂该死,贪睡误了时辰,所幸夫人告知他才辰时三刻,这才放下心来,他起床后梳洗一番,拿上药箱便往黄府赶去……
  这次黄府只有个十来岁的小丫鬟前来迎他,小丫鬟说是夫人吩咐她来,说着便领王郎中去往夫人闺房,来到房中,小丫鬟给他递上茶水,让他坐下等候,接着丫鬟自己便出去了,临走时还将房门带上……
  王大夫虽不明就里但心内却狂跳,他端起茶盏抿了一口,这时只见一婀娜人影朝他走来,边走还边说:“先生久等了!”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王郎中心心念念的黄夫人,只见她上身套着一件水绿薄纱衫,下身着一条霜白长裙,贴身的粉色绣花小肚兜在薄衫内清晰可见,而鼓胀的上围似要破衣而出,就连胸前那两粒小珍珠也在肚兜上凸起浮现,真是让人望而生津!
  王郎中见此尤物不免看呆,他一时不慎竟将手中茶盏打落,这才回过神来,忙说:“该死该死!学生鲁莽了!”
  黄夫人掩嘴而笑,说道:“不妨事!”说完她便弯腰去捡掉落在地上的茶盏,而胸前美景则被郎中一览无余。
  待拾起茶盏后黄夫人方才坐定,她伸出一只玉臂让王郎中替她诊脉,那郎中此时心内大乱,哪里还能看得出脉象,只是胡乱应付罢了。
  一刻钟后王郎中搭脉的手仍不肯收回,黄夫人笑了笑向郎中问道:“先生,请问奴家这脉象如何?”
  王郎中这才罢手收回,他眼珠子转了又转说:“夫人身子已无恙了,只是日后还需多多调理。”
  黄夫人欠了欠身,说道:“那日后还得多多仰仗先生了。”
  王郎中还礼说道:“应当的。若夫人贵体无恙,学生纵使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!”
  黄夫人又掩嘴一笑,她抬起一条玉腿送至郎中近前,说道:“近来奴家这条腿酸麻难受,不知先生可否医治?”

  王郎中见此情景心下大喜,忙捧起玉足,说道:“学生倒会些推拿手法,这就替夫人医治。”说完便开始揉捏起美妇人的小腿。
  黄夫人双眼微眯双手扶鼓凳,一只脚高高抬起,轻哼了一声说:“嗯~~不是那里,再往上些……”郎中将手往上移了移,夫人又说:“再往上些……”
  王郎中一只大手伸进裙底顺着白皙玉腿向上摸去,直碰到几根柔软毛发方才知晓,这黄夫人下身只套了一件长裙,裙内便是毫无遮挡的美妙之地。他先是用手在那密洞口来回摩挲,待到淫水湿润,随即伸出两根手指往里一戳,只听得手指刺入时黄夫人娇喘一声……王大夫急忙起身来至黄夫人身侧,左手在桃花密洞里抠挖不停,右手由上至下探进了美妇肚兜中,开始对那垂涎已久的双峰大肆把玩。
  “嗯哼~~先生…你这医人法子…嗯嗯~~好生受用!啊哼~~”黄夫人被他这样一弄,身子发软,娇喘连连。
  王大夫左手两指在美妇幽密处探进探出,右手手掌则将那一对软绵白肉抓捏搓揉,见樱桃小口娇艳欲滴,他俯身低头将一张大嘴贴了上去,二人两嘴交缠在一处,更将舌头探进彼此腔内,唾液交换,亲吻吸咬,发出种种淫糜之音!
  黄夫人此时被弄得正是兴起,她伸手往王郎中裆下掏去,隔着衣物将那根早已挺立的肉棍搓揉一番,随后又说道:“先生这根大人参可否赏予奴家吃了?”
  王郎中心中早已乐开了花,忙说:“夫人自便!”
  黄夫人将郎中长衫掀起,一双玉手将那条乌黑长裤往下一扯,一根约五寸长的肉棒啪的一声弹到她的脸上,这让她又惊又喜,夸了句:“这参如此粗长必然大补,奴家多谢先生了!”说完便用樱桃小口将其含住。
  美妇人小嘴内塞入一根粗黑长物,来回套弄间口水溢出,香舌如游龙绕柱般在肉棒各处略过,时不时还将那一对卵蛋抓捏吸吮;王郎中胯间之物从未受过这般待遇,平日里自己婆娘嫌其气味,不肯口活,想不到这一张小嘴竟能带来如此舒爽!看着身下美艳贵妇卖力吸吮,心中得意非常,插入美妇体内的手指出入的更加快了几分。片刻后,王郎中只觉得阳关难守,闷哼一声,便马眼一松将那新鲜阳精尽数射入樱桃口内,与此同时,黄夫人蜜穴内肉壁微颤,她也高叫一声,一股淫水顺着穴口向外急涌;二人皆相视而笑……
  “先生此药甚好,不知可还有吗?”黄夫人缓缓吞下口中热精问到。
  王郎中闻此,他晃了晃仍旧傲立的长枪,说道:“夫人若嫌药力不够,可自行来取!”

  黄夫人缓身站起,用手将郎中轻轻推倒平躺在鼓桌上,自己则扯去身下已被浸湿的霜白长裙,她先是踏上鼓凳,借而踏上鼓桌,上桌玉手后握着郎中的一柱擎天,对准自己小穴,缓缓坐下……蜜穴又被肉棒填满,这使得她快活无比,扭动纤腰好让那根东西可深可浅。
  王郎中此时只觉得阳物被湿滑温暖的肉壁包裹,紧实之感比自己婆娘胜出数倍,而夫人每每扭动蜂腰让肉壁与之贴合更加紧密,他粗喘说道:“嗯哼~~夫人…夫人私处竟如此绝妙!黄老爷真是好福气呀!~呜~~”
  黄夫人小腰转圈似的扭动着,嘴里娇嗔道:“先生休要提那死鬼,他只习武应酬,总有些闲暇也不肯陪我,只顾着与小厮们鬼混,奴家这身子就是被他气病的!”
  王郎中闻言呵呵一笑,说道:“呵呵~~夫人这病我最会医治,我先给夫人通通气!”说完,他腰部用力向上一挺。
  黄夫人被这一顶,她索性轻抬起肥臀,又重重落下,只听啪的一声肌肤对撞之声响起!这一挺一送一抬一落间二人配合的十分默契,也让这数十日未曾享受鱼水之欢的深闺美妇愉悦不已,她闭眼忘情浪叫:“啊嗯~~先…先生~~我这……好舒爽~~~啊啊啊~~先生好高明的医术!~嗯哼!~~~”二人动作之大,把那桌上茶盏尽皆打落在地。
  “呜~嗯~~好心肝~~好夫人~~你这骚屄叫人丢魂~~纵然被黄老爷杀了也要干上这一回!~”王郎中也正值忘我之时,污言秽语随口而出。
  “嗯嗯哼~~啊呜呜~奴家快要化了~~啊啊啊~~啊啊~~”黄夫人动作加快,穴内舒爽更甚。
  王郎中一把扯掉美妇人身上仅有的粉肚兜,一双巨乳没了肚兜的束缚开始上下跳动,他一手一个将其握住,抓捏搓揉,各样手段皆使在这对豪乳上,口中夸道:“夫人这对奶子软绵白嫩,竟还这般硕大,实在难得!”
  “嗯哼~~好舒服!~~我这…奶子自小就被家父揉捏,这才有了这般大小~~~啊嗯啊啊~~啊啊~~”黄夫人胸口被一顿抓捏,内心更觉快活,也顾不得什么廉耻,将那多年的秘密也一并说了出来。
  王郎中听闻如此丑事竟不惊讶,反倒更添几分威猛!他挺腰猛顶,黄夫人则抬臀向迎,两刻钟后夫人高声浪叫,一股热精随之流出。
  黄夫人泄身后便瘫软在桌上,王郎中怎肯让她休息,他扶正桌上尤物,让其跪趴在鼓桌上,自己则站上桌面从后肏入;黄夫人还未喘匀,穴内又迎来重击,她以狗交式双腿跪在桌面,双手支撑,而胸前双乳则向下垂坠,随着身后撞击双乳左右乱晃,一副淫荡美景叫人赞叹!

  王郎中手扶美妇蜂腰,胯下往美妇肥臀撞去,看着身下承欢的美人不免心中得意,前日还是大户人家贵妇人,今天竟成寻欢求爱的骚浪妇!他故意放缓肏弄,对着身下美妇说道:“夫人,快将你与生父之事说来我听。”
  黄夫人忽感小穴内肉棒放缓,心下着急,哪里还顾得什么家丑不家丑的,忙说:“嗯嗯哼~~好先生~~你用些力!~啊嗯~~再重些~啊~~奴家说与你听~~~啊啊~~”她一边浪叫,一边继续说道:“奴家天生好淫,十一岁时假借怕鬼与父母同床,半夜偷摸爹爹宝贝,爹爹醒后也来摸我,随后便与我在母亲身边偷偷肏弄!~~嗯嗯啊~~用力啊~~呜嗯~~再快些!~啊~~~”
  王郎中听后兴奋异常,身下蓄力猛冲,动作之猛,让二人差点从桌上摔落下来。他不仅身下动作越发粗重,连嘴里言词也不似刚刚那般:“呜哼~~你这浪荡骚货,看我不戳烂你这骚屄!嗯嗯~~”
  黄夫人被他羞辱不仅不恼怒,反倒扭臀迎合冲撞,嘴里还说:“啊呜~~奴家是骚屄~~奴家是烂货~~嗯啊啊~~只求先生狠肏猛干~~哼嗯~~~奴家要升天~~啊~~”
  王郎中抱紧满是浪肉的肥臀,挺腰猛戳了数百下,只听两人同时高呼一声,一股浓精伴着淫水从黄夫人的蜜穴内流出。
  二人自那以后便开始了偷欢之旅,或相约野外,或家中私会,只要得空他二人必要缠绵一番!此次胡天福撞见他们的好事,而他二人却不自知,仍旧在床榻上沉湎淫逸……
  胡天福在窗外观看,或许是吃些酒的缘故,连他也觉得身子燥热,动了淫念。
  此时黄夫人纤纤玉手套弄不止,嘴里说道:“上次奴家与你说了自身丑事,今日该你说个给我听了!”
  王郎中正享受齐人之福,听闻黄夫人如此说,他嘿嘿一笑,说道:“嘿嘿~~我自小家贫,没遇见过什么好看的女子,倒是十来岁时去城里舅舅家玩耍,我那舅妈着实撩人!”
  黄夫人好奇,笑问道:“你那舅妈可曾被你得手?”
  王郎中手脚被缚,眼被遮住,他却乐在其中,继续说道:“舅妈当时刚诞下表弟,奶水旺盛,因怕弄湿了衣物,睡觉时总光着身子。那日,舅舅外出办事要隔天才能回转,我半夜偷溜进舅妈房中,见她赤身裸体,我便提枪上马,说来也怪,不知是舅妈真睡还是假睡,一回弄毕,她却不醒!我穿好衣物回至房中,心中却仍似火撩,鸡巴也翘得老高,于是便回转舅妈房中,打算来个二进宫,谁知这时舅妈却醒了。”

  黄夫人手上套弄依旧,轻笑一声:“哈~~这可要被舅妈打死!”
  王郎中晃了晃脑袋说:“那样我岂能活到今日。”接着说道:“舅妈醒后也不恼怒,只说我与她不能行那事,我苦苦央求,最后舅妈说可以用她后庭替我泻火,开始我还嫌脏,待到进入后才知其中美妙,那一夜我和舅妈弄了四五次,她那装满奶水的奶子被我这愣头小子连吸带挤,一夜间弄了个精光!”
  黄夫人听闻笑个不住,说道:“哈哈~那可苦了先生的表弟!”
  王郎中依旧道:“是哩!表弟哭着要奶,急得舅妈不知如何是好。后来舅舅回家,见舅妈一夜间奶子小去一半,直夸表弟会吃,待到房中一看,见床上湿了一片,又骂表弟尿床!”待郎中说完二人皆是哈哈大笑!
  黄夫人娇笑调戏道:“怪到先生爱吃奴家的奶子,原是儿时坐下的病根!”
  王郎中也笑道:“嘿嘿~~夫人被我吃了奶子,就要做我舅妈的,如今外甥口渴,只求舅妈赏些水吃。”
  “好外甥,舅妈的奶子并不下奶,不过舅妈这里倒是能出些水来,你且吃罢!~”说着黄夫人便骑坐在郎中脸上,将那蜜洞美穴对准他的嘴。
  王郎中眼睛虽被蒙住,但鼻子却灵敏,闻到这几日常闻的幽穴香气,碰到几根柔软毛发,他已知黄夫人之意,忙张开血盆大口贴了上去,说道:“多谢舅妈!”
  王大夫用一条湿滑的舌头在美妇人穴内游走,连那穴口处小豆子也常被他用牙吸咬,弄得美妇人仰头浪叫,淫水混着口水被他一股脑的吞入腹中。
  黄夫人一边抱着他的头让其紧贴骚穴一边浪叫道:“好外甥~~嗯嗯~嗯~~你这条舌头好似软蛇~~嗯哼~~在舅妈屄内四处乱串~~啊嗯嗯~~对…对~~好外甥~~就是那里~~啊啊嗯~~~”
  这闺房中春色四溢,美妇人叠声浪叫,色郎中贼胆包天,正可谓:一条软蛇长又宽,桃花蜜洞往里钻;黄府夫人在上坐,正与郎中鱼水欢!
  二人弄了片刻,只见黄夫人高声一呼,身子微抖,一股黄液喷了出来,将郎中喷了满脸,那王郎中也不嗔怪,只嘿嘿笑道:“嘿嘿,舅妈小穴日夜操劳,想是漏了。”

  黄夫人扯下身上肚兜,用它替郎中擦脸,笑着说:“好外甥,这些天日日被你捅,怎么不漏?”
  王郎中满脸坏笑,说道:“好舅妈,那今日换个地方捅捅,你可答应?”
  黄夫人噗的一声笑了出来,说道:“死鬼外甥,今日舅妈就让你旧梦重温。”说完她便背对着跨坐在郎中身上,两瓣臀肉用双手左右掰开,一朵成熟的美菊花绽放开来,肥臀对准肉棒缓缓坐下,待到整根没入方才扭动细腰。
  “好舅妈,亲舅妈~嗯呜~~~外甥今日豁出命来也要让舅妈尽兴~~”王郎中素来最喜肛交,只是自家婆娘嫌脏,不肯与他弄,今日黄夫人竟主动献上后庭,让他心内狂喜,老腰挺动的更加卖力。
  黄夫人此时背身跨坐在郎中身上,她双手向后支撑,身下菊穴被一根黑硬肉棒撑开戳入,那身后平躺之人挺腰猛冲,肥厚肉臀被拍打的啪啪作响,连那小穴也溢出淫汁,肛交快感让她忘我,呻吟喊道:“啊嗯嗯~~啊~~屁眼子里好烫~~嗯啊~~好似着火一般~~~好外…外甥~~舅妈好舒服~~~哼啊~~呜呜呜~~呜呜~~”
  此时王郎中也稍有粗喘,他说道:“呜~~舅妈,外甥最爱你这肉腚、最喜干你这腚眼子,你快说些粗话,好让外甥更加卖力!”
  黄夫人此时哪里还知道什么害臊,淫声高叫道:“嗯啊~~骚舅妈,平日里就等着外甥的鸡巴戳屄干穴~~嗯啊啊~哼哇~~舅妈的骚屁眼子被戳烂了也是甘愿的~~嗯嗯啊~~快些弄…舅妈最爱外甥的大肉棒子~~哇哇啊~~嗯啊~”
  胡天福本就喝了些酒,现在见此美景,不免得更觉燥热,他咽了咽口水,心下顿生一计;他先脱去长裤,一根令他十分得意的阳物垂落下来,稍一运功,阳物高高立起足有六寸,而后缓缓推门进入黄夫人闺房……
  黄夫人见有陌生男子进得房来,她吃了一惊,本想呼叫,但见那男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再看他身下无一物遮挡,一根约有六寸长的大怪物昂首挺胸翘立在哪里,不觉让她看得有些呆愣;那男子轻步走到近前,用手指了指她两腿间的小穴,又指了指那头大怪物,黄夫人心下已知其来意,心中暗想,自己从未试过这般雄物,不知是何等滋味,不如与他来上一回。思念至此,她媚眼带笑,点了点头,随后又伸手指了指正在自己身下卖力挺动的王郎中,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  胡天福见此已知其意,他也点了点头,接着手扶长枪来到两腿间,对准穴口,挺腰一刺,美妇人啊的一声叫了出来,而她身后的王大夫此时也哼了一声,说道:“嗯哼~~骚舅妈腚眼子竟能越变得越紧了,好似有什么东西挤压,差点弄得外甥泄了精!”

  黄夫人被这陌生男子一弄,好似飘飘欲仙般快活,一上一下两穴被来回猛戳,此时心中美妙已不能言说,只得呻吟浪叫:“爽死~~嗯啊啊~~爽死奴家了!~~啊啊啊~~啊啊~~哼啊~~”
  王郎中见黄夫人叫得更加撩人,心内得意之极,身下开始猛冲,数百下后,只听他啊的一声,阳精从马眼喷出,那滚烫白稠的浓精全数射进美妇人的后庭之中,他双手双脚被缚,喘着粗气躺在美人身下回味。
  胡天福见那郎中已泄了精,随后他便与美妇人调整姿势;黄夫人双膝跪在床上,而身下便是正喘气休息的王郎中,她一手抓握床头栏杆,一手捂着樱桃小口,翘起肥臀迎接背后男子肏干。胡天福挺腰狠抽,黄夫人则捂嘴强忍,而躺在两人身下的王郎中此时正在半梦半醒间回味余韵。
  二人肏弄数百下后,胡天福担心黄玉章回转房中,他在美妇耳边轻声说了一句:“黄夫人,在下要冲了,你且忍着些!”说完便抱紧肥臀开始狂冲。
  那黄夫人从没被这般猛干过,她早已忍受不住,想要放声淫叫,怎奈身下有人,只好强捂着嘴不让其发出声来,而她那两只肥乳垂吊下来,上下左右乱晃,差点撞到王郎中的脸上。胡天福此时稍一运功,小穴内的阳物忽然发生变化,前段龟头处竟变细变长,如同立锥,阳物忽得往蜜穴深处冲去,撞到花芯仍旧不肯停,又是往前一冲,直接冲入花芯内。黄夫人感到小穴内花芯被刺入,她顿时身子一软,眼球上翻,啊的一声叫了出来,幸好王郎中此时已呼呼睡去,不曾听到,而她身子发软正要倒在郎中身上时却被身后男子抱住……
  胡天福泄精之后身子轻快了许多,他轻轻放下黄夫人,在她耳边说道:“多谢黄夫人成全,在下这就告退!”说完便起身要走。
  黄夫人此时瘫软如烂泥,她用尽仅有力气轻声说道:“公子留下姓名,也好叫奴家知道今日与谁承欢。”
  胡天福思忖片刻,笑了笑说:“告诉夫人也无妨,在下胡天福。”
  黄夫人听后先是一怔,接着说道:“想必胡公子今日未尽兴,不如明晚子时去城东地皇庙等候,到时候奴家在与公子……”说着她便妩媚一笑。
  胡天福看着眼前美人,心想还有这等好事,忙点头说好!说完,胡天福从屋内跃出,他走时还不忘经过黄老爷和小男仆所在的小院,想要看看这位黄大侠是否打算回夫人房中,若是黄老爷打算回房,他也好先去通知黄夫人,以免她收拾不及。

  小院中,一男童之声叠叠浪叫,只见男童全身赤裸,上半身趴在院中石磨上,他身后站着一中年男子,那男子也是全身精光,胯间一根粗长的阳物正插入他的后庭中,那中年男子挺腰不止,而男童似哭似笑般的浪叫求饶,淫糜之声充斥小院……
  原来黄玉章黄大侠已与这男仆小言儿肏弄了一个多时辰了,而黄大侠仍旧金枪不倒,这可苦了小言儿,他被抱着肏、站着肏、趴着肏、躺着肏,那根要人亲命的大鸡巴不曾离开过他的后庭。
  “嗯嗯啊~~老爷~~你…你的鸡巴太大了~~啊~~小言儿的屁眼子装不下了~~哇啊啊~~你行行好放过小言儿吧~~啊啊~~!”小言儿虽然嘴上求饶,但他的屁股却在主动迎合。
  “我让你这小东西不老实!以后还敢不敢偷懒了?”黄玉章啪的一声拍打在眼前的大屁股上,随后一个五指红掌印浮现在白屁股上。
  小言儿被这一巴掌打的身子一颤,连两瓣肥厚臀肉也开始颤动,他大声求饶道:“啊~~不敢了!~哇哇啊~~小言儿再也不敢了!~老爷饶了小言儿吧!~啊啊啊啊~~”在他呻吟求饶时黄玉章又是几巴掌下去……
  胡天福在房顶看了看,随后纵身跃出黄府,他这一路上想着今日奇遇,又满怀期待明日之约
【完】